栏目导航

科技前沿 健康新闻 社会新闻 金融新闻 汽车资讯 教育新闻 财经资讯 体育新闻 热透新闻 法律在线
汽车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汽车资讯 >

年报季系列]揭秘全球8大生物新贵的家底!看这一篇就够了!

发布日期:2022-07-30 17:59   来源:未知   阅读:

  好消息是吉利德已经全面取代安进,成为这一个时代生物制药公司的头牌大佬,丙肝神药仍旧贡献着美好的利润率;坏消息是,销售额和净利润都出现了下滑。对比而言,国内诸多从事丙肝DAA新药研发的一批生物药企正走在抓紧上市日程的路上。

  吉利德科学2016年财报显示,总营收为303.90亿美元,同比2015年下降6.7%。近日,又传出了吉利德接近收购美国生物科技公司Incyte的消息,这是近两年业内对于手握大把现金的吉利德的极大关注点,即吉利德接下来如何通过内部开发或外部并购来保持可持续的发展,尤其是能否继续创造索非布韦曾经的辉煌。

  索非布韦的出世,作为划时代的事件,将吉利德送上全球top10制药企业榜单,且在全球名声大噪。自从2013年底索非布韦上市以来,全球有超过160万患者受益于DAA药物,也正因为如此,随着越来越多的丙肝患者被治愈,丙肝药市场的不断缩水,全球领域拥有的直接抗病毒类丙肝药物(DAAs)企业均遭遇市场阵痛。吉利德作为全球领域的丙肝药之王,更是首当其冲。

  最新的进展是:目前吉利德正在治疗乙肝、脂肪肝炎、类风关及肿瘤等领域继续投入研发,其中乙肝药磷丙替诺福韦和HIV系列产品线被寄予厚望。与此同时,吉利德也在不断地寻找着并购的新目标。

  必须提到的是,2016年底吉利德开始在中国自立门户,这是其向新兴市场进军的一大动作。整体来看,全球仍有超过7000万丙肝患者,尤其中国的丙肝患者数量众多,市场潜力很大,接下来吉利德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在竞争激烈的形势下继续保持丙肝之王的地位。

  已经蝉联四年全球处方药之王宝座的修美乐,2016年销售额为160.78亿美元,同比增长14.7%。而艾伯维2016年销售额同比增长12.2%,达到256.38亿美元,同时净利润率同比增长15.7%,为59.53亿美元。

  作为艾伯维当之无愧的王牌产品,2016年修美乐为艾伯维带来了63%的销售额。当然,这么一个香饽饽自然也是其他药企竞相仿制对象。2016年9月,FDA批准了由安进生产的修美乐生物类似物Amjevita,但是该药物并未立即上市。除此之外,诺华、默沙东、三星和百健的合资公司三星Bioepis、Baxalta和Momenta都在计划开发修美乐的生物类似物。对于艾伯维来说,来自生物类似药的紧逼已经愈发明显。

  此前,Evaluate Pharma曾预测,到2022年修美乐销售额仍旧能够达到136亿美元以上,仅次于BMS的Opdivo,位列全球处方药销售额第二位。而艾伯维全球CEO Richard A. Gonzalez也曾表示,希望到2020年修美乐的销售额达到180亿美元。

  为了应对来自生物类似物的挑战,艾伯维通过不断增加修美乐适应证、改善剂型、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以及增加在免疫治疗方面的产品线来巩固处方药之王的地位。目前来看,生物类似物还未对修美乐产生实质的影响。但生物类似物市场诱惑巨大,畅销生物药在未来仍会是众多药企争相仿制的目标。

  作为生物制药市场的先驱,安进2016年销售额为218.92亿美元,同比增长4.5%,净利润为87.85亿美元,同比增长10.4%。

  在与修美乐的竞争战中,安进是艾伯维背后虎视眈眈的追赶者。实际上,安进当家风湿性疾病药物Enbrel也是生物类似物市场上的抢手货,2015年山德士宣布FDA接受了其关于Enbrel生物类似物的申请。一年后,FDA专家委员会20:0投票结果支持批准Enbrel的生物类似药GP2015上市。

  作为由风投和科学家创办的公司,无论是资本市场扩张,还是在研产品线的扩展,安进一向是华尔街投资者的宠儿。2016年,GEN盘点了2016年全球市值最高的25家生物技术公司,安进以1273.5亿美元的市值拔得头筹,它也是上榜的25家生物制药公司中仅有的与2015年相比市值上涨的6家企业之一。

  BMS全球正在致力于转型为一家纯正的生物制药公司。在全球市场,BMS这几年战略目标明确,业绩稳定,转型生物制药的路程可谓顺风顺水。2016年销售业绩同样可喜,2016年销售总额194.27亿美元,同比增长17%,净利润44.57亿美元,同比增长184.8%。

  尤其在全球大热的免疫疗法领域已经是毫无疑问的领军者。PD-1/PD-L1免疫疗法作为新一类抗癌免疫疗法,具有治疗多种类型肿瘤的潜力,已成为全球药物研发的热点,尤其表现在肺癌疾病这个大疾病领域。而针对非小细胞肺癌的治疗,BMS的Opdivo占据市场第一的位置。唯一的不爽快是,其Opdivo药物CheckMate-026在作为针对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一线用药的三期临床试验中的失利。

  而在中国,BMS的业绩依赖于乙肝药博路定,该药被认为是跨国药企在华销售产品中最成功的药品之一。2015年博路定在中国市场中的增长率超过20%,是BMS能够在中国保持业绩高位增长的关键。如今其正在加速将全球的成功转型带入中国。

  目前BMS在中国共有7个针对免疫肿瘤领域的临床试验,其中有两个属于将中国纳入到全球的临床试验当中。如今BMS中国与原有业务模式和架构分手的速度在不断加快,资源调配的比重也从成熟产品调整到丙肝和免疫肿瘤产品上。BMS不止一次提出,要把乙肝的成功复制到丙肝上,但是面对竞争激励的丙肝药市场,BMS能否如愿以偿,还需拭目以待。

  2016年艾尔建全年营收145.71亿美元,增长14.8%,净利润72.45亿美元,增长6.8%。艾尔建作为爱尔兰的一家制药企业,过去一年来在全球医药行业中曝光度陡增,赚足了眼球。持续的大手笔收并购动作,405亿美元剥离其仿制药业务,尤其在2015年轰动一时的1600亿美元“艾尔建—辉瑞”世纪大并购,使之成为全球医药行业的谈论焦点。

  但这项交易在最后关头遭美国政府叫停,最终与辉瑞失之交臂的艾尔建,真可谓是:向来情深,奈何缘浅。但失望之后,这家以增长型企业自称的公司将如何保持过去的快速发展是业界关注的重点。

  过去艾尔建的增长引擎主要是医美和眼科等产品,如今他们更加强调在创新型资产方面的投资和补充,包括对于其品牌药的再开发。以保妥适为例,在美国,该药物已经获批11项适应症,用于治疗已经大于在医美方面的使用,如用于治疗慢性偏头痛已经成为除皱以外最大的适应症。此外,新增品牌药产品有皮下脂肪XAF5疗法,以及用于治疗老年痴呆症等重要神经障碍疾病的毒蕈碱受体激动剂新亚型靶向产品组合等。

  具体在中国市场,业务主要集中在医疗美容和眼科领域,虽然进入中国的时间并不长,但在业绩上近几年也是突飞猛进。目前艾尔建正在加大对中国市场的投资。

  2016年,百健销售额为114.49亿美元,同比增正6.4%,净利润为37.03亿美元,同比增长4.4%。其中,当家产品治疗多发性硬化症药物Tecfidera贡献了39.68亿美元,占据公司全年销售额40%。

  作为与安进同时代创立的生物制药公司,百健近几年的发展起起落落。公司80%的收入来自于食疗多发性硬化症,2016年百健剥离了旗下血友病业务,并希望以此巩固其在多发性硬化症领域的市场主导地位,并集中全力推进神经疾病、血液肿瘤和自身免疫疾病领域的多个“高风险”在研项目。尽管血友病业务只占百健2016年全球销售额的8.6%,但两款血友病药物Eloctate与Alprolix的增长率却达到了60.5%和42.3%。

  除了业务调整,百健高层动荡也成为业界关注热点,包括CEO、研发负责人以及首席商务官接连离职。此前有分析认为,未来百健的增长可能仍会乏力。这种乏力来自于主打产品营收下滑,而被寄予厚望的阿尔兹海默症药物研发则并不明朗。

  就在披露换帅消息仅仅过了几天,《华尔街日报》传出消息,默沙东和艾尔建均向百健发出了非正式收购意愿,作价为830亿美元。或许,来一场百亿级别的并购,是帮助百健走出平台期的好方法。

  对于夏尔这家爱尔兰制药企业,2016年最重要的事情无疑是以320亿美元的巨额完成对原百特旗下的生物制药业务Baxalta纳入麾下。Baxalta主要专注于血液疾病、肿瘤疾病及免疫系统疾病等领域的产品研发,而夏尔在罕见病和专科疾病领域也深耕多年,这是其继续巩固在罕见病和专科领域的领导地位的及其关键性的举措。

  随着这桩并购的完成,夏尔也一跃成为全球罕见病领域的领军企业,目前已有20多种产品在全球上市,正开展40多个处于不同研发阶段的项目,其中70%在研药品针对罕见病,其罕见病产品组合带来的营收已占公司总收入65%。值得注意的是,夏尔完成对Baxalta的收购后,其在中国的产品包括用于血友病治疗的第三代基因重组因子VIII产品、免疫系统疾病领域的白蛋白和用于慢性肾脏病治疗的不含钙降磷药物等。如今中国已成为Shire全球业务发展和增长的重要引擎之一,如中国区白蛋白业务已位居夏尔全球市场第一位;血友病治疗产品的营收也以超过市场两到三倍的速度在增长,同时夏尔也正在加快引进更多新产品到中国市场。

  但不得不否认的是,近几年夏尔的扩张步伐加快,不断的收购与合并也给公司带来挑战,尤其后续的产品能否顺利整合也正是考验夏尔的产品组合能力,如果不成功,势必会影响夏尔未来的产品开发销售以及后续的业绩增长。2016年夏尔全年销售额113.97亿美元,增长78%,但净利润是负增长。夏尔在其2016年财务报告中指出:“2016是夏尔的转型年”。夏尔的目标是,到2020年,Shire计划推出30个新产品,且要实现年收入超过200亿美元。

  新基的不同寻常,在于孤注一掷使一个医药史上最声名狼藉的药物成就一家生物制药企业新贵的崛起。

  已经在多发性骨髓瘤市场几乎势不可挡的新基,2016年销售额同比增长21.3%,为112.29亿美元,净利润为19.99亿美元,同比增长24.8%。其中Revlimid(来那度胺)、Pomalyst(泊马度胺)、Thalomid(沙利度胺)三个多发性骨髓瘤药物合计取得了84.37亿美元的销售收入。

  以沙利度胺起家的新基,自该产品上市后,就以其作为支点,构筑了一条颇具特色的研发线,即以沙利度胺衍生物为主的研发线,这也成为华尔街投资者心目中“生物制药界最具有深度的研发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